垂询热线电话:4006980318
手机(微信):13611073261
厌学攻略 凝聚我们的力量,收获明日的辉煌。

孩子们的自我教育!
 浏览次数:249次 更新时间:2019-03-26
我们成人对自己的孩子和世界上的孩子们有一定的责任。我们的责任就是为孩子们建立一个安全,健康,充满尊重的环境,孩子们可以在其中发展。我们的责任包括保障适合的食品,新鲜的空气,无毒的玩乐环境,很多的与各个年龄人群随意打交道的机会。我们有责任以身作则,彰显人类的尊严。但是,有一件事我们无需担心,那就是如何教育孩子。
不经由学校,孩子们仍能完成学习    
当我说,教育是孩子们的责任,他们天生就能胜任时,我希望你能坚信这个道理。我们现在的世界里,这个道理不是像曾经那样显而易见。我们的生活中,几乎所有的儿童和少年都被送去上学,而且开始的年龄越来越小,结束的年龄越来越大,“学校”有着一个标准的含义。我们以成绩和成功升学来衡量教育。想当然地,我们几乎自动地把教育想成是学校里面专家的事,他们都经过专业的,科学艺术方面的教学训练。专家们知道怎么把孩子的原始潜能变成教育的成品的每一步。    
所以这里,我提供我的论点的证据。最直接的证据来自这样的情景:孩子们在没有任何类似学校的环境下教育自己。   

在孩子们上学之前,已经有大量的教育发生。
最明显的证明孩子自我教育的能力的,就是孩子们一生的最初四五年,就发生在我们眼前,还没有人试图系统地教他们任何东西。想想他们在那段时间内学到的——他们学会了走路,跑步,跳,爬。他们学会了他们做能触及的各种物件的物理特点,并会操纵它们。他们学会了他们的母语,这的确是人类掌握的认知任务中最复杂的。他们学会了基本地了解他人的心理——如何取悦他人,如何讨他们的嫌,如何从他人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他们所有这些学习,不是谁安排课程教他们的,而是他们自己通过自由的玩耍,难以满足的好奇心,和他们对其他人的行为的关注,学会的。除非我们把他们关进柜厨里,我们不可能阻止他们的学习。


在狩猎-采集的文化里,孩子们无需上学,也都成功地成人。
在人类存在的绝大多数时期,我们生活在小型的,游牧式的,采集食物的团队里。我们的基本的人性——包括我们的爱玩,好奇,和我们生理上对学习的适应——都是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演化出来的。一些狩猎-采集群体,至今保留了他们的原始文化。人类学家在研究这类群体时——在非洲,亚洲,新西兰,南美洲,及其它地方——发现他们在对待孩子的态度上都惊人的一致。在所有这些文化里,儿童和青少年,每天从早到晚,都可以随着自己的兴趣玩耍,没有成人的干涉。这些人的信念是几千年的经验的沉淀,他们相信年轻人会通过玩耍和探索教会自己,一旦准备好了,就会自然地把他们学到的用来为整个群体服务。经过他们自己的努力,狩猎-采集的孩子们学会了一大套的技术和知识,成长为他们的文化中成功的成年人。    
在一些“非学校”的学校里,孩子们没有经历传统的学校教育,成长很成功。
很多年来,我一直在观察麻省的瑟谷学校的儿童和青少年。这个学校创建于40年前,创建学校的人对教育的信念和狩猎-采集时代的人的惊人地相似。学校的学生年龄从4岁起,一直到高中毕业,但是它和典型的学校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它首先是一个民主的体制,孩子们和成人有平等的权力,学生们的学习完全是他们自主的活动。本质上说,它是一个安全的环境,年轻人可以自由地玩耍,探索,尽责,和所有不同年龄的人交流。这里没有测验,没有小红星一类的鼓励,没有及格或留级,没有必修课或作业,没有强迫的或者诱导的学习,学校职员对孩子们的学习没有任何责任。到目前为止,上百的年轻人在这样的环境中教育了自己。而且,他们并没有成为狩猎-采集者。他们成为了工匠、艺术家、大厨、医生、工程师、企业家、律师、音乐家、科学家、社会工作者、软件设计师。你可以在我们这个文化所珍惜的各行各业里找到他们。

孩子们为自主学习投入巨大的能量

你有没有停下来思考一下,孩子们在他们生命最初的几年,在他们还没有被任何人试图系统地教育起来时,学了多少东西?他们的学习是自然而然的,是他们玩耍,探索,观测周围人的本能的结果。但是这是自然的,并不意味着无需努力。婴儿和幼童在学习上投入了巨大的能量。他们持续关注的能力,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还是克服障碍和挫折,都是非同凡响的。下回你有机会观察一个五岁以下的孩子时,坐好,静观一段时间。试着去想象一下,当一个孩子在和世界打交道时,他头脑里的经历。如果你允许自己这个奢侈,你会获得很大的享受。这个经历会使你以全新的眼光来看教育,这个光,来自孩子的内在,而不是照在孩子身上的。

狩猎–采集者的孩子们必须学习大量的知识才能成为成功的成年人。


如果你认为对于狩猎–采集者来说,教育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他们不需要学什么,那你就错了。实际上,他们要学习很多的知识。


要作为一个高效的猎手,男孩们必须学会部落经常狩猎的两三百种禽兽的生活习惯,必须会从最隐藏的线索中跟踪猎物,必须会做出完美的狩猎工具,比如弓箭、风枪、毛、圈套,捕网,并且会高技能地使用这些工具。


要成为一个高效的采集者,女孩子们必须学会识别各种各样的可食的,有营养的根茎,坚果,种子,果实和叶子,知道在什么地方什么季节可以找到它们,怎么挖掘,怎么取出其中可食的部分,有的时候还要知道怎么处理它们,使它们变成可食的或者是更有营养。这些能力中还包括多年培养的身体技巧,以及对大量的口述文化传播的食材信息的记忆,增添,修改的能力,以便利用。


除此之外狩猎采集者的孩子们必须学会在他们广阔的采集区域里认路、造毛草屋、帮助生孩子、照顾婴儿、演奏音乐,还有各种各样的舞蹈、文化仪式。因为部落里没有什么分工,最多就是男的狩猎、女的采集,每个人必须掌握自己文化的绝大部分的知识和技巧。

孩子们无师自通。虽然狩猎–采集者的孩子们必须要学会很多的知识,狩猎–采集者没有学校。


成年人也不会设定课程,或者试图鼓励孩子们,或者给他们上课,或者监督他们的进度。当被问到孩子们是怎么学习他们需要的知识的时候,成年人的回答基本上都是:“他们是通过观察,玩耍和探索教会自己的。”偶尔成人们可能会给一点忠告,或者演示一下怎么做得更好,比如怎么做箭头,但这种帮助都只是在孩子们明确要求的时候。成年人不会去组织,领导,或者干涉孩子们的活动,他们对孩子们的教育没有任何担忧,成千上万年的经验证明孩子们是教育自己的专家。
孩子们用大量的时间玩耍和探索。


狩猎–采集者的孩子们几乎每天都用所有的时间玩耍。


——孩子们有自由在任何时间玩耍,在15岁以前,他们不用做任何工作。


——不论男孩儿女孩儿几乎每天都是成天地自由玩耍。


——男孩子们可以一直自由地玩到15到17岁;女孩子们,有时候会做点杂事,或者是看看孩子,除此以外也都是玩耍。


——孩子们从早玩到晚。


狩猎–采集者的孩子们能够有如此宽广的自由追求自己的兴趣爱好,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成年人完全能理解这些追求是教育的最可靠的途径。另一部分原因是狩猎–采集者文化中盛行的平等自治的精神,无论是对成年人还是对孩子。狩猎–采集者把孩子看成完整的成年人,有着等同的权利。他们假设一旦孩子们发展到可以为部落群体做贡献的时候,孩子们就会自觉自愿地去做,没有必要强迫孩子们,或者任何其他人,去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可叹的是,我们学习的本能和为自己的团队做贡献的本能,都是在一个我们相信自己本能的世界中演化出来的。

孩子们观察成人的活动,在自己的玩耍中模仿。


狩猎采集者的孩子们从来不和成人的活动隔离。他们直接观察营地里发生的一切:准备迁移、修建茅草屋、制作和维修工具用品、准备食物和做饭、照顾婴儿、对食肉动物和疾病的防范、八卦和讨论、争论和政治、舞蹈和节日。有时候他们会跟着大人一起去采集,10岁以上的男孩子们有时候也会跟着男人们去狩猎。
孩子们不仅观察着一切的活动,而且在玩耍中模仿,并通过玩耍变得越来越技巧成熟。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玩耍越来越接近实际活动。在孩子群喜爱的活动中,玩耍的参与和动真格的参与之间没有很大的鸿沟。
孩子们经常模仿大人们很重要的活动:挖植物的根茎,钓鱼,把刺尾从地洞里烟熏出来,做饭,照顾婴儿,爬树,编织藤梯,用刀和其他工具,制作工具,背很沉的东西,做木筏,生火,抵御食肉动物的袭击,模仿动物(一种识别动物和学习它们生活习惯的手段),演奏音乐,跳舞,讲故事,争论。因为不同年龄的孩子总是在一起玩耍,所以小孩子可以向大孩子学习。

无需任何人命令或鼓励孩子们去做这些。他们都自然而然地去做,因为就像世界各地的孩子们一样,他们最想要的就是长大了要像他们所见到的那些成年人那样成功。长大成人的欲望是一个强大的动机,配合着玩和探索的动力,确保了一旦给予机会,孩子们就会不断地练习技术,成为有效的成年人。

瑟谷学校的秘密:孩子们自己教育自己


当然,我们现在的文化和狩猎采集文化相差甚远。你自然会怀疑从狩猎采集文化中得到的关于教育的经验,在我们今天的文化中是否可以被有效采用。首先,狩猎–采集者不需要读、写、或者算数,也许自然的,自主的学习方法,并不适用这三个基本技能。在我们的文化中,和狩猎采集文化不一样,我们有着无数不同的谋生方式,无数不同的技能和知识,孩子们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不可能观察到一切活动,孩子们绝大多数时候是和成年人的工作环境分开的,这就使他们很难有机会在玩耍中模仿成年人。


过去40年来,美国教育系统中最隐蔽的秘密是瑟谷学校,绝大多数教育系的学生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它,教育系的老师无视它,这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把它包括在他们已有的教育思维的框架里。瑟谷学校的教育模式并非标准教育的一个变种,它不是传统学校的进步版本,不是蒙台梭利学校,也不是杜威学校,甚至也不是皮亚杰的构造学校。要理解这个学校,你必须完全放弃现在主流教育思维的思考方式。你必须从这个想法出发:成人不能控制孩子们的教育,孩子们教育自己。但现在这个秘密已经被泄露,主要是因为学生和亲自经历过瑟谷学校的人传播。我预期50年以后,绝大多数的教育学家都会把今天的教育方式看成过去野蛮的残留。人们会奇怪为什么世界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明白这个简单而又自明的道理,也就是瑟谷学校的建校原则:孩子们自己教育自己,不需要我们来教育他们。下面我们就说说学校几个与众不同的运行方式。


学校的民主制度
瑟谷学校首先是一个孩子们和青少年直接经历民主管理的权利和责任的社区。学校的主要行政机关是学校大会,由所有的学生和成人职员组成。学校大会一周一次,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制定学校的所有法规,决策学校的采购,建立管理学校日常事务的委员会,决定雇用或者解聘学校职员。四岁的孩子和学校所有的其他的学生和职员拥有同样的表决权。


学校没有职员终身制,所有的人都是一年合同,每年都必须通过秘密投票续约。因为学生对职员的票数是20:1,能够幸存于这个过程而被再次当选的职员都特别受学生爱戴。他们都是非常善良,有道德,有能力的人,为整个学校的环境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他们是某些学生认为可以学习的榜样。


学校的法规由司法委员会强制执行,它的成员定期变动,但是总是包括一个成人职员,和代表学校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当某个学生或者职员被学校其他的成员起诉违规,原告和被告必须面对司法委员会,接受委员会的裁定,如果被判为有罪,还要接受适当的惩罚。所有这一切,职员和学生一视同仁,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学校不干涉学生们的活动

每一天,学生们都是全天自由自在的,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只要他们不违反学校的规则。这些规则是学校大会制定的,目的是保护学校,保护学生追求自己兴趣爱好不受别人阻碍的机会。学校的成员必须在特设的静屋里保持安静,不可以损害仪器或者用完不回归,在学校的财产上涂鸦,在校园里吸毒,或者对别人进行侵犯。这些行为都是司法委员会处理的。
所有的法规都和学习无关。学校不进行任何考试,也不对学生的学习进度评估。学校没有课程,也不会试图去鼓励学生学习。只有当学生们自发地去组织才会有课上,一旦学生不再需要,课堂就会停止。很多学生从来没有上过课,学校不会认为这有任何问题。学校的职员并不认为自己是老师,他们认为自己是学校的成年成员,为学校提供广泛的服务,其中一项是教学。他们绝大多数的教学活动属于日常人类活动:就是在真诚的谈话中回答问题和提供建议。

学校是一个玩耍和探索丰富的环境


在瑟谷学校,学习完全是偶然的,是学生们自主玩耍和探索的副产品。学校是一个非常适于玩耍和探索的地方,它正是为这些活动提供了场所和时间,它还提供了很多设施,包括计算机、设施齐全的厨房、木工作坊、艺术室、游乐园地,各种各样的玩具、游戏设施,当然还有很多书籍。校园里还有个池塘、以及运动场地和森林,适合户外玩耍和探索。有的人发展了特殊爱好,需要特殊设备,他就需要说服学校大会花一笔钱,或者自己卖饼干集资。


对绝大多数学生而言,学校提供的最重要的资源是在校的学生,他们有着极其广泛的兴趣和才能。由于学校是混龄的,孩子们经常能够接触到那些比他们年长或者年轻的孩子们的活动或者想法。混合年龄的玩耍给小朋友们向大朋友们学习的机会。比如很多学生学习认字,是因为他们喜欢和已经认字的学生玩需要认字游戏(包括电子游戏),他们不知不觉地学会了认字。


学生们在学校的很多探索,尤其是青少年,主要是通过谈话。学生们互相之间,或者和学校职员之间无所不谈,通过谈话他们接触到了题材非常广泛的想法和论点。由于学校没有官定的权威,谈话中所有的话都被当做需要思考的观点,而不是正确的答案来死记硬背,以便考试。谈话和为了考试而死记硬背完全不同,因为谈话激发智力。很久以前,俄国伟大的心理学家利夫•维果斯基曾经证论过,谈话是更高智慧的基础,我对瑟谷学校的学生的观察说服了我他是对的。思维就是内在化的谈话。

上百名毕业生证明学校教育有效


瑟谷学校的毕业生可以在我们社会所尊重的各行各业里找到。他们是高技能的工匠、企业家、艺术家、音乐家、科学家、社会工作者、护士、医生等等。所有选择高等教育的学生没有任何困难进入大学。没有进入大学的毕业生也都有着成功的职业。更重要的是毕业生们都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他们一致地同意很高兴上过瑟谷学校,认为学校比传统学校更好地帮助了他们面对成人社会的现实。在很大的程度上他们对自己的职业和生活保持了玩耍(专注、强烈和快乐)的态度,这是他们在瑟谷学校里发展和发扬的。


地址:平谷区金海湖镇胡庄西环路7号 中国少年特战兵素质教育中心
电话:13611073261(微信)-4006980318(座机)-3563833033(QQ)
联系邮箱:wnf2001@163.com

Copyright © 北京老兵之家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17008648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402号技术支持:圣辉友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