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询热线电话:4006980318
手机(微信):13611073261
伟人毛泽东 凝聚我们的力量,收获明日的辉煌。

将帅传奇

毛泽东生前最后一次长篇讲话
 浏览次数:124次 更新时间:2018-11-28

               毛泽东生前最后一次长篇讲话

         

1975年5月3日深夜,毛泽东在他的住所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是毛泽东讲话,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主持政治局会议,也是他生前最后一次长篇讲话。毛泽东生前最后一次长篇讲话,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发展,对新中国历史走向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批“四人帮”

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主要内容之一是集中批“四人帮”,而且是由毛泽东亲自讲话来批“四人帮”。

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曾经信任江青、张春桥等人。1970年庐山会议上,江青、张春桥出于扩大本集团利益的考虑,曾与林彪集团进行过斗争。“九一三”事件后,江青等在批判林彪集团的过程中显得十分积极,毛泽东对江青、张春桥等人仍很信任。但是,江青等人的小集团活动日益暴露出他们别有用心,他们的活动与党内以周恩来为代表的一大批坚持马克思主义路线的领导干部也发生了冲突。所以,毛泽东很快就发现了“四人帮”的问题。

毛泽东在发现、认识“四人帮”问题的过程中就不断地对他们提出批评。他从1972年起,就没有间断过对“四人帮”的告诫、抑制、批评(在当时来说,毛泽东也只能用这些方式对待“四人帮”),但没有奏效,“四人帮”仍然在搞阴谋活动。于是,毛泽东决定将“四人帮”问题提到政治原则的高度,在党内高层点明“四人帮”问题,并进行严肃的批评。

同往常一样,毛泽东在作出重大政治决策之前,也离开北京到外地住了很长时间。他反复思考了如何挑明“四人帮”的问题,对挑明此问题的时间和方式酝酿了很长时间。

毛泽东批“四人帮”,采取了先打招呼,后集中批的方式。

1975年4月20日,姚文元把新华社《关于报道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的请示报告》报送毛泽东。这份报告,按照“四人帮”的意图,提出要把“反经验主义”作为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重要内容。毛泽东看了这份报告后,感到“四人帮”违背了他的初衷,是别有用心,在另搞一套。于是,他于4月23日写下了这样一段批语:

提法似应提反对修正主义,包括反对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二者都是修正马列主义的,不要只提一项,放过另一项。各地情况不同,都是由于马列水平不高而来的。不论何者都应教育,应以多年时间逐渐提高马列为好。

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有些人自以为懂了,其实不大懂,自以为是,动不动就训人。这也是不懂马列的一种表现。

此问题请提政治局一议。

毛泽东的这段批语,实际上就是向全党打招呼。这段批语的核心内容有3点:第一点,直接否定了“四人帮”只批经验主义的做法,认为“只提一项,放过另一项”是错误的;第二点,明确指出:“四人帮”并不真懂马列,“自以为是,动不动就训人”;第三点,明确表示:这个问题,要在政治局解决。这段批语的要害,就是指出“四人帮”并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这段批语下发给中央的同志后,久经政治风雨,有很强的政治敏锐性的中央领导同志一看就明白,毛泽东是要批一批江青这些人了。

                       

打过招呼后,就要集中批了。集中批,就是集中在一次会议上批,集中指出“四人帮”的问题,揭露其实质。于是,1975年毛泽东回到北京后,就酝酿由他出面亲自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批一下“四人帮”。

1975年5月3日深夜,毛泽东把在京中央政治局委员召集到他的住所。除在京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外,参加这次会议的,还有由毛泽东指定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的王海容、谢静宜、唐闻生等人。大家到齐后,毛泽东开始发表长篇讲话。这是几年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表谈话时间最长的一次。与会者心里都清楚,毛泽东亲自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并且发表这样长时间的讲话,其分量是很重的。

首先,毛泽东指出,只批经验主义是错误的。毛泽东一开口,就做自我批评。他说,我自己犯了错误,犯的错误是没有看出来张春桥那篇文章(即张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一文)中主张批经验主义,把讲经验主义的问题“放过了”。接着,毛泽东指出,张春桥的文章要批经验主义,江青、张春桥在上海机床厂搞的10条经验,也是批经验主义,这是错误的。错误就在于没有批教条主义,因此,这样搞,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经验主义、教条主义,都是修正主义,为什么只批经验主义?毛泽东进一步指出,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教条主义的危害是很大的。28个半布尔什维克统治党达4年之久,他们打着共产国际的旗帜,凡是不赞成他们主张的,就要挨整,给我们党造成了重大损失。毛泽东还特别指出,在历史上,表现为教条主义的“左”倾机会主义分子当政时,我是挨整的,周恩来是挨整的,朱德是挨整的,邓小平也是挨整的。他还说,在现实中,“左”倾主义、教条主义的危害也是十分严重的,在教育界、科学界、新闻界、文化艺术界影响很大,教条主义还愚蠢到影响人们正常生活的程度。对此,毛泽东举例说:原来,教条主义者说吃鸡蛋不利于身体健康,害得我两年不能吃鸡蛋。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不光指出了只批经验主义是错误的,而且揭露了“左”倾机会主义的面目,矛头明显指向“四人帮”。

第二,毛泽东严厉批评“四人帮”搞“三箭齐发”,搞批林批孔,又批经验主义,还批“走后门”。对于这“三支箭”,毛泽东只同意放第一支——批林批孔,因为批林批孔是他提出的。对于第二支批经验主义,毛泽东在这次政治局会议上一开始就讲了。因此,他接下来专门讲的一段话,就是否定“四人帮”的批“走后门”。毛泽东谈社会风气时说:现在走后门的人有成百万,也包括江青、张春桥你们自己在内,我也算一个。我送几个女孩子到北京大学去上学了。她们当了5年工人,提出要去上大学,我没办法,给谢静宜等人说了,他们不得不收。这些上大学的人,也不是坏人,上大学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批?毛泽东这些话的更深层内涵是:江青、张春桥等人批走后门,是有他们的目的的。这些目的,一是借此攻击老干部,二是把批林批孔斗争引向批经验主义,整老干部。总之,他们的矛头就是指向老干部。毛泽东首先把自己列在老干部的队伍里,站在“四人帮”的对立面。他说:我也是“走后门”的。你们批“走后门”,“我也是一个”。

第三,毛泽东在这次讲话中深刻地指出:“四人帮”的问题,是“三要三不要”的问题。他特别强调:“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毛泽东提出“三要三不要”原则,原本是在发生林彪事件后,专门提出来的。现在,毛泽东把它用到了“四人帮”身上,认为“四人帮”的问题,实质上就是“三要三不要”的问题。毛泽东针对“四人帮”说:九大、十大都讲过这三条,但是,有的同志就不信这三条,就是不听我的,把这三条都忘记了。毛泽东的这些话,向中央政治局的同志点明:江青、张春桥等人搞了一系列不正当的活动,是在背后搞鬼,是在搞分裂,搞阴谋,搞修正主义。

第四,毛泽东尖锐指出:党内存在“四人帮”,你们不要搞“四人帮”,他在谈话中说: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为什么不和200多个中央委员搞团结?搞少数人不好,历来不好。他的这些话,不仅明确指出了我们党内存在“四人帮”这一集团,而且指出“四人帮”是与全党格格不入的,是与200多个中央委员“不团结”的。

第五,毛泽东专门批评江青搞“送材料”那一套不正当的做法。他针对江青说:不要随便,要有纪律,要谨慎,不要个人自作主张。有意见,要在政治局讨论,经政治局通过后印成文件发下去,不要个人擅自以中央的名义发表意见,也不要用我的名义。我是从来不送什么材料。毛泽东这段话,明确否定了江青到处送材料的做法。

第六,毛泽东指出,“四人帮”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他针对江青等人说:你们在上海机床厂搞的10条经验,一个马克思主义都没有。批经验主义的人,自己就是经验主义。这些人的马列主义不多,又不做自我批评,不是什么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在这次谈话的最后再次重申了“三要三不要”原则,强调“要马列不要修正”,这些话都是指向“四人帮”的。

毛泽东的这次长篇讲话,比较全面地指出了当时“四人帮”的政治问题,揭露了“四人帮”问题的实质。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镇胡庄北桥中国少年特战兵素质教育中心
电话:13611073261(微信)-4006980318(座机)-3563833033(QQ)
联系邮箱:wnf2001@163.com

Copyright © 中国少年特战兵素质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京ICP备17008648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402号技术支持:圣辉友联